教研资源当前位置:主页 > 教研资源 > >
理性看待SSCI、A&HCI热(上)
时间:2017-08-03 17:15 来源:未知 点击:

\
\

  SSCI的首要作用,是开辟了一种新型的以互引用关系为途径的检索系统,并由此引申出了评价功能。不能将其评价功能绝对化,引文影响力不能等同于学术影响力,用我国学者在SSCI、A&HCI的发文情况及引文状况,来判断和评价中国人文社会科学是不全面、不充分的。

  2011年12月初,某媒体根据中国科技信息研究所公布的2011年中国科技论文统计结果数据,分析称,2010年《社会科学引文索引》(SSCI,Social Sciences Citation Index)收录中国论文数占收录世界论文总数的2.41%;收录的国际期刊总数为2803种,其中中国出版的期刊只有1种,并据此推断,“社科期刊能力有待加强”。

  此外,有些期刊人,尤其是不同学科领域的期刊人,惯常以影响因子比高低,我的(影响因子)5.2,你的2.3,我比你强。

  事实真的如此吗?

  以上所举的两个例子中,第一个例子且不说数据准确与否,以是否被SSCI收录作为社科期刊能力好坏标准,显然欠妥;第二个例子中,在评价期刊时,简单地对比影响因子,恐也误入彀中。

  为了剖析中外期刊评价体系,厘清其脉络,避免误用,本报记者邀请了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教授叶继元、中国社会科学院文献计量学研究室主任姜晓辉、台湾“清华大学”通识教育中心暨历史研究所教授徐光台(兼台湾《清华学报》主编)、大连理工大学公共管理与法学学院副教授姜春林,请他们就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的SSCI及A&HCI(Art & Humanities Citation Index,艺术与人文学科引文索引)热现象发表见解,希望借此呼吁合理看待中外评价体系,以促进学术期刊良性发展。

  SCI、SSCI首要功能并非评价

  《中国社会科学报》:20世纪60年代,为了更有利于检索和利用期刊文献,美国科学信息研究所(ISI)开发了SCI(Science Citation Index,科学引文索引)这种检索工具。所以,SCI、SSCI的初衷是用于检索,后来才逐渐延伸出评价功能。但目前,就一般印象看,似乎评价功能更重要。

  应该怎么看待SSCI的检索及评价这两大功能?

  姜晓辉:当时还有一个原因是为了节约检索成本。上世纪60年代需要开发这样一种新的检索途径,一种除分类和关键词检索之外的新途径,即用论文的引用和被引用关系建立的科学引文索引。最初的产品是SCI,后来扩展到SSCI等。

  所以,SCI、SSCI的首要作用,是开辟了一种新型的以互引用关系为途径的检索系统。引用和被引用本身有一种网络链接关系,可用于检索和转承分析,此外,还有一种数量关系,即引用和被引频次,引文数据库也就相应地引申出了评价功能。

  叶继元:SCI、SSCI的检索功能是主要的,其次才是科研分析、评价参考功能。信息检索建立在相关性原理之上,引用文献与被引用文献存在较强的相关性,用于检索时,查准率与查全率较高。SCI、SSCI的主要目的是为研究人员和学者获得高质量、重要的信息提供方便的检索,其来源期刊的选择、索引项目的设置等都是从检索目的来考虑的。

  不能将其评价功能绝对化,这种评价功能与针对评价目的明确的、精细的质量评价有联系但又有区别,引文影响力不能等同于学术影响力,一定要将这种评价与专家评价互补、印证。

  姜春林:SCI、SSCI的首要功能是为学者获取学术信息提供快捷路径,这是其创始人加菲尔德(Garfield)在不同场合反复强调的,其派生功能才是评价功能。近年来,评价功能在全球有扩展之势,尤其在东亚地区,如中国大陆、台湾地区,韩国等。这一情势是当初数据创始人也始料未及的。对其评价功能视而不见不可取,因其评价的局限性而全盘抛弃,也不是科学的选择,必须理性看待。关键还是把数据库的结构和特点搞清楚,发挥同行评议在科研中的主导地位,使基于数据库的文献计量指标能为同行评议提供精细、可靠的数据支持,为其科学评价提供佐证。

  SSCI最大难关:语言问题

  《中国社会科学报》:对2010年JCR(Journal Citation Reports,期刊引用报告)收录期刊的统计发现,SSCI收录的期刊中87%以上是英文期刊,71%以上的期刊分布在美国、英国,期刊收录呈现出英语期刊为主、欧美国家期刊为主的状况。

  SSCI作为西方信息研究机构开发的引文索引,具有自身的特征,包括语言分布、地域分布、国家分布甚至学科分布等方面,SSCI这些特征对于期刊收录和期刊评价有没有影响?

  姜晓辉:SSCI作为检索工具,第一需求是读者,它的销售市场的语言是英文,数据库是以英文为架构的,中文内容和英文内容在数据库里很难匹配到一起实现联合检索,收录中文期刊存在技术障碍。还有一个办法是将中文期刊译成英文,但是人文社会科学很多内容是不可能全部译成英文的。有些期刊以加入SSCI为荣,按照SSCI的著录要求改造自己。但是从一个英文引文数据库角度考虑,加入之后又有什么用呢?只能检索文章的英文标题和关键词,参考文献即使被翻译出来,也没法进行引证关系的骥索查询。

  另外,SSCI面对的是西方读者,西方了解中文的用户非常少,从商业行为来说,有足够的理由不必做这个事(收录中文期刊),而且出于商业利益考虑,他们关心的是谁买他的数据库。他们当然也希望你(期刊)入编,成为他们的资源。中国内地涌动的评价热情,会使他们乐得其所。

  姜春林:我曾经对2002年SSCI收录期刊做过类似研究,目前的这种状况和2002年相比,并没有太大变化。英语(文)在国际学术交流的主体地位短时间内仍很难撼动,中国人文社会科学“走出去”也要适应这种状况。

  对于期刊,争取在类似的国际学术舞台上展现我们的声音,对参与国际学术话语权竞争也是有益的。

  此外,存在影响因子误读问题。不同学科期刊的影响因子是不能直接比较的。SSCI收录的心理学期刊数量是最多的,超过了400种,占全部期刊的13%多。而文化研究期刊仅有10种,与心理学期刊相差39倍。心理学期刊的影响因子平均在1.5左右,而历史学期刊影响因子平均在0.3左右,两者差4倍之多,跨学科的影响因子是不能直接比较的。影响因子仅仅是评价期刊影响力的指标之一,还应结合其他方面作综合分析。

  SSCI、A&HCI能不能用来评价华文人文社会科学  

  《中国社会科学报》:在考评管理部门甚至期刊界部分人的眼中,常常有这样一种感觉:被SSCI、A&HCI收录的论文就是好论文,SSCI、A&HCI能用来评价华文人文社会科学吗?

  徐光台:从不同学科内容的结构与其历史发展来看,自然科学的研究对象是超越不同民族与文化的,因此其内容是可以互通、相互理解的。在近现代开始逐步进入全球化之时,形成一个全球化的研究共同体,共同认可已有的研究成果。但是人文研究方面没有这样的事情。人文研究的对象是生活在不同历史社会与文化中的人,这是它的特性,也是它的限制,因此人文研究既受语言的限制,也受资料、学习过程的限制,还有一些社会因素的影响。它追求的不是普遍超越的互通,而是从某一文化中的互通到多元化的相互丰富与理解。

  姜晓辉:人文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是有显著不同的,自然科学一般是可以国际化和量化可比的,但是人文社会科学不一样,有些学科可比,比如社会学,但是文学、历史学不好比。而且,人文社会科学的国际化,很多是以自己的特色为特点的,越是中国化的越是国际化。

  徐光台: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探讨的很多议题,处理的是与本土文化有关的问题,只有很少人在做,不同文化的学术社群不容易知道,这是最大的难题。因此,将人文社会科学论文投稿给外国语言的SSCI、A&HCI收录期刊,其实没有多少人看到,影响力很小。相对地,SSCI、A&HCI主办单位收录不同语言文化的期刊,要求其增加英文摘要等有助于互通、理解的部分,也有两面兼顾的考虑。

  姜晓辉:我们这里谈的评价是以引证关系为基础的定量评价,SSCI目前还不能用来评价国内的社会科学成就,除非它做中文的引文数据库。在外刊上发表的中国论文,应区别对待,像外国哲学研究是应该参与国际交流的,不能自说自话;而一般性的文章,即使国际读者感兴趣(被引用频次高),也不能说明论文的质量高。有些人老觉得在国际上获得公认,才是最优秀的。我国台港澳地区的人文社会科学期刊总量比较少,国际化程度高,但目前与内地的引证关系不紧密,可比性不多。

  姜春林:基于SSCI、A&HCI数据库,用我国学者在SSCI、A&HCI的发文情况及引文状况来判断和评价中国人文社会科学是不全面、不充分的。一来,很多成果是以专著形式表现的,并不像自然科学中期刊论文占据各类成果形式的绝对强势地位那样。另外,期刊论文可以用来衡量不同国家或地区之间的学术水平,但仅凭在SSCI、A&HCI上发文和引文状况来判断,其结论难免会以偏概全。国际标准和质量标准是很难画等号的。(待续)

  

  数据来源:ISI Web of Knowledge官方网站

  JCR2010社科版收录的2731种期刊中,所在地为美国的期刊有1229种,占收录总数的45%,所在地为英国的期刊725种,占收录总数的26.5%,两者合计占收录总数的71.5%,荷兰、德国期刊分别占6.4%、4%,而意大利、土耳其、智利、新西兰、挪威、罗马尼亚等9国的被收录期刊仅有10—13种,捷克、比利时、日本、波兰、中国、新加坡等16个国家的收录期刊仅有5—9种,丹麦、芬兰、葡萄牙等15个国家的收录期刊仅有1—3种。

  数据来源:ISI Web of Knowledge官方网站

  JCR2010社科版收录的2731种期刊中,英语期刊2383种,占全部收录期刊的87.3%,多语言期刊占4.5%,西班牙语期刊占3.0%,德语期刊占1.9%,法语期刊占0.8%,葡萄牙语期刊占0.6%,土耳其语期刊占0.3%,克罗地亚语期刊占0.3%,俄语、意大利语等13种语言的期刊合计仅有35种,仅占全部收录期刊的1.3%。全部期刊中,爱沙尼亚语、匈牙利语、波兰语、塞尔维亚语、瑞典语期刊都仅有2种,日语、立陶宛语、韩语等语种期刊仅有1种。

  图1 JCR2010版收录的社科期刊所在国别构成图图2 JCR2010版收录的社科期刊语言构成图(2012年02月13日)

 


Copyright © 湖南科技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 2017
地址:湖南省湘潭市雨湖区桃园路湖南科技大学第二办公楼
邮政编码:411201 电话:0731-58291032 邮箱:hnkdjky@163.com